金华市政协委员张根芳是我国著名的珍珠养殖科研专家,早就想到他的科研基地参观学习,接受一次实地的科普教育。在一个天朗气清、荷叶飘香的夏日,我们组织相关界别组的政协委员一行十多人,兴致勃勃地来到了张教授创立的“九色珍珠养殖科研中心”。

这里远离城市,地处风景优美的九峰山下,田野开阔静谧,处处充满了宁静的生机。因为台风即将到来,湛蓝的天空漂浮着大朵大朵的白云,倒映在绿色的珍珠湖面上,更显大自然的清丽动人,大家的情绪立刻被调动起来。

为了增加大家对珍珠养殖的感性认识,张根芳委员划着小船到湖中央,从吊在水中的网笼里捞出几个蚌贝回到岸边。张根芳委员说,这是无核珍珠,已有四、五年的生长期,他让大家亲自动手开蚌取珍珠。体验着这一未知而有趣的过程,人群中不时发出惊叫声:“哇!好美呀!”这些珍珠色泽亮丽、体态圆润,有紫罗兰色、淡粉色,还有难得的灰黑色,每个蚌贝少则十几颗,多则有二、三十颗珍珠。

大家参观了珍珠育种室和珍珠陈列馆,接着就开始了这次活动的重头戏,听张根芳委员讲述关于珍珠养殖的科普知识。

张根芳教授是民革党员,任职于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多年来,他根植于一线搞科研,在教学的同时,还是多项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的负责人,成果颇为丰厚。而现实生活中的他,却为人低调朴实,肤色黝黑,像个地道的农人。怀着对珍珠的虔诚和热爱,他自喻为“珍珠之子”,说起珍珠,自然如数家珍。

他说,随着科技的进步,如今的中国已成为淡水珍珠养殖大国,世界上淡水珍珠主要出产在中国。有意思的是,我国有80%的淡水珍珠是浙江人在养殖,而其中有85%的珍珠蚌苗在金华生产的。这组数字给人很多想象空间。

珍珠是一种古老的有机宝石,主要产在珍珠贝类和珠母贝类等软体动物体内,由贝类分泌而生成含碳酸钙的矿物结晶,是新陈代谢的产物,它的外表能见到的部分,就是珍珠贝分泌的珍珠层所构成的。

张根芳委员说,通常所说的珍珠主要有三种:一是那些没有人为因素长成的珍珠,称天然珍珠,但这种没有通过干预的天然珍珠,现在已经很少见了。第二种是通过人工接种并养殖而成的珍珠,称养殖珍珠,市场份额最大。为了提高它的观赏价值,通常还可以用贝壳等材料做成的特殊形状植入珍珠蚌体内,比如一些个性化的雕像,可以适应不同人群的需求,深受市场欢迎。第三种是人造珍珠,那些低端的人造珍珠很容易看出,而那些用各种合成材料制成、具有较高科技含量的人造珍珠,普通人很难辨别得出。

如何辨认珍珠的真假呢?张根芳委员教了大家几招:一是看珍珠的色泽,真珍珠晶莹剔透,在紫外线下能发出淡黄白浊的荧光,这种光晕由内而外散发,温润雅洁,层次分明,不像那种用玻璃制成的珠,虽然很亮,但光泽是死寂呆滞的;二是看形状和结构,真珍珠通过放大往往可以看到表面一些丘疹状的微小瑕疵,两粒珍珠对着摩擦时,有明显的沙粒感,而那种用贝壳磨制的珠,其形状很规则,内部结构是平行的,缺乏天然的灵动;三是用手去感知,触摸真珍珠,有一种清凉厚实之感,与其交流律动,就如与肌肤之亲般的实在和确凿,而那些用其他材质甚至是用塑料加工成的珠,就显得轻浮和油滑多了。

真珍珠的价值无可替代,因而人工珍珠养殖显得尤为重要。从20世纪90年代末期开始,张根芳委员就发现,淡水珍珠颜色形成是有规律可循的,他开始通过对贝壳珍珠层颜色性状的选育、纯化及不断地育珠试验,逐渐揭示出珍珠颜色形成的复杂过程和分子机制。经过多年的努力,目前,他已初步选育形成了金黄色、紫罗兰、紫红色、白色四大品系,生产出来的珍珠因为各大色系不同的深浅,于是,就有了斑斓的九色,为此,他还获得了多项国内和国际发明专利。

近年来,我国珍珠养殖面积大幅度缩减。如何提升珍珠的科技含量,拓展珍珠的美学和人文价值,是张根芳委员的科研重点,也是一条有利于珍珠发展的新路径。

众所周知,珍珠还是一种贵重的中药材,药用价值非常高,至少有25味传统的中药方少不了珍珠。珍珠所含的维生素、牛磺酸、氨基酸和肽等多种生物活性物质,是蛋白质组成中必不可缺少的小分子物质,也是人体不可缺少的组织成分,对人体的营养、免疫都具有一定的调节功能。张教授说,目前我国对珍珠药用价值的开发利用还远远不够,他正准备与其他领域的科研人员合作,深入研究珍珠的医用和保健功能,让珍珠这一大自然赐与人类的珍贵礼物,以更好的姿态和样貌展现在世人面前,造福人类。(宋玫 金华市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

最是珠圆玉润时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