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智能手机和网络普及以后,许多人就不再坐在电视机跟前了,除了老年人和孩子以外,电视机再也不吃香了。现在买电视机的,基本上都是买房子后,买一台电视机当一件摆设挂在客厅或卧室墙上;或者是年轻人结婚,电视机作为一件嫁妆或传统家电,买来当装饰品罢了。

但是在10年前或是更早的时候,电视机可是很吃香的,每家都必不可少的。除了看新闻节目和追电视剧外,一种鉴宝节目也非常受大众欢迎,像《鉴宝》、《寻宝》、《一槌定音》、《艺术品投资》等栏目,深受收藏爱好者青睐,普通观众也非常追捧,鉴宝类节目的收视率很高。当然这也是迎合了很多人一夜暴富的心态。

于是,全国各地的电视台都相继推出各种鉴宝节目。河南电视台也在2008年推出了一个鉴宝节目,叫《华豫之门》。河南作为中原地区,历史悠久,书画文物、玉器古玩自然不少。但2009年9月播出的那一期,却惹来一场纠纷和风波,让这个节目在观众心目中的分量大打折扣。不仅如此,这期节目还让一位普通的郑州市民与鉴定专家打起了维权官司。

2009年9月的一天,郑州市民朱云携带家传的一副名画来到河南电视台《华豫之门》节目组,请求对他的祖传名画进行鉴定。根据朱云的自述,这副画是乾隆皇帝的真迹,叫《崇阳汉柏图》,为祖上无意中所得,作为传家宝已经传了几代人了。本来是珍藏在家中从不轻易示人的,他也是受电视中铺天盖地的鉴宝节目所影响,朱云想知道自己这幅画到底是不是乾隆皇帝亲笔所画,再一个就是想知道它的价值,这也是绝大多数上鉴宝节目鉴定宝物的人的主要目的。

当时,鉴宝专家刘岩坐阵《华豫之门》担任首席鉴定大师,他出生于1957年10月,北京人,民革成员,毕业于北京商学院,是一位资深鉴宝大师。其履历很吸引人的眼球,曾在国家文物局、首都文物馆、北京文物鉴定局、北京文物店任职过,曾到香港为国家拍回圆明园三兽首和乾隆粉彩六方套瓶。其专业知识过硬,擅长陶瓷和书画的辨别、鉴定。凭此光环,刘岩成为多个鉴宝节目的顾问、专家,在多家电视台鉴宝节目组担任鉴定师。当然,薪水和待遇也是丰厚的。

然而,刘岩最终在《华豫之门》栽了跟头,遭遇滑铁卢。不知道他是因为的专业知识不够而失手,做出误判,还是他财迷心窍故意为之,他判定朱云的《崇阳汉柏图》是赝品,为民国时期的仿品,并不值多少钱。

此言一出,台上台下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大失所望,尤其是当事人朱云,他失望至极,沮丧和失落写满了一脸,想不到祖辈相传的传家宝,竟然是一副假画。

但刘岩在仔细甄别这幅画时的表情变化,给朱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他对专家的话也产生过质疑,但晚上刘岩给他打的一番电话,让朱云对他的意见深信不疑,并感到由衷的佩服。在聊了一些专业知识后,刘岩话锋一转,表示这幅画虽然是仿制品,但还是值一些钱的。朱云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因为他当时需要用钱,如果能卖一笔钱,也能解决他的燃眉之急。

于是,他询问刘岩这幅画能卖多少钱,刘岩说市场价也就在三、四万元左右。不过他有门路,可以帮朱云卖个高价,并称自己所认识的一位客户,愿意出17万买下此画。朱云一听大喜过望,没想到假画还能卖17万,他当即答应,并在电话里与刘岩达成初步卖画意向。

第二天,朱云就赶到约定的地方,与刘岩签订了正式的委托卖画合同,以17万元的价格,卖掉了《崇阳汉柏图》。至于这幅画的真正买家是谁,最终成交价是否就是17万元,是不是刘岩自己买下再倒卖的,朱云都一无所知。当时他也没注意到这些细节问题,只是觉得一幅赝品能卖出17万元的“天价”,自己简直就是捡了个大便宜。高兴和庆幸之余,朱云对刘岩很是感激,要付给刘岩一些辛苦费,但被刘岩婉拒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双方似乎是皆大欢喜,朱云高价卖掉了画,得到了一笔钱;刘岩做了一件好事,等于是助人为乐,也让朱云对他感恩戴德。

然而,到了第三年的6月,事件却发生了惊天逆转。原来,2011年6月,朱云在看一档电视节目时,发现北京保利拍卖行于2010年12月16日拍出了一幅画,最终成交总价高达8736万元,而这幅画正是自己前年所卖掉的《崇阳汉柏图》。朱云震惊不已,辗转找到当时拍卖时的视频和录像资料,经过反复观看,确信这幅画就是自家珍藏多年的那幅《崇阳汉柏图》。看来,这幅画应该是乾隆真迹,异常名贵,是非常难得的珍品,否则怎么可能拍出如此高的价格呢!

众所周知,乾隆皇帝作为大清朝一位非常“好玩”的皇帝,不但喜欢旅行,曾十数次下江南,游山玩水,还喜欢附庸风雅,吟诗作对,对书法、绘画也都有一定的造诣。另外,乾隆还喜欢收藏古代名家的真迹,据说他珍藏有王羲之的多幅真迹,包括失踪的《兰亭序》。这幅《崇阳汉柏图》,如果确系乾隆所作,那流传至今,就非常珍稀了,可谓价值连城。所以,它能拍出8736万的天价,也就不奇怪了。

朱云此刻的心情,线万元卖掉,却还要对“中间人”刘岩感激涕零,这让他非常愤怒。朱云将去年卖画的细节再次梳理一遍,确信自己是被刘岩所骗。由于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多,再去找刘岩交涉,显然不太现实,也不会有什么效果。恼怒之下,朱云一纸诉状将刘岩和买画者告上法庭,请求法庭判决当初的买卖无效,返还自己的画或赔偿自己相应的损失。

但法庭经过调查,判决朱云败诉,驳回他的请求。原因在于当初的买卖是签过合同的,既有买卖合同,也有委托书,白纸黑字,印章、手印都在,证明是买卖双方的真实意愿,不存在哄骗、欺诈。至于这幅画而今卖到8736万,法庭认可“刘岩”的辩词,认定是这是拍卖行的自我炒作,是一种商业行为,当初的买卖你情我愿。至于这幅画究竟是真是假,这不重要,即便是真画被自己鉴定为仿品,也是工作中的失误,与本案无关。换言之,专家、大师也不是神仙,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法律也没有规定专家大师必须零失误。

更蹊跷的是,后来竟然传出涉事的专家刘岩竟然是盗版的,冒牌货。此刘岩非彼刘岩,意即有两个人都叫刘岩,帮朱云鉴定、卖画的“专家”刘岩,是冒用了另一位也叫刘岩的专家的身份。这一下事件的真相更加的扑朔迷离,不仅假画变成了真迹,连所谓的“专家”也变成了骗子。

“骗画”事件时至今日,也没有一个权威的结局,朱云败诉,而那位专家依然活跃在鉴宝领域。虽然声名受到了一些影响,但影响不大。

但是,河南电视台又不是某个人,它聘请顾问不可能找个冒牌货,肯定是要经过一系列严格的程序和手续的。意即,能上《华豫之门》节目担任顾问、鉴宝师,肯定是真专家、大师,身份出错或被冒用的概率微乎其微。况且,刘岩于2016年11月17日在人民大会堂获得“大国非遗工匠大使”荣誉称号。退一步讲,能做到他这个地位,人品自然也是没得瑕疵的,不可能为一己私欲自毁前程。

因此,假画事件至今还是一个未解之谜!其中有诸多疑点无法自圆其说。但可以肯定的是,此刘岩非彼刘岩。刘岩有两位,帮朱云鉴定、卖画的是刘岩B,不是刘岩A。但究竟是哪一位刘岩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有两点:一是这幅《崇阳汉柏图》到底是真是假;二是刘岩B有没有欺诈、谋利行为。

根据警方的侦查结论和法院的判决结果来看,上述第二条是不存在的。买卖合同是公平公正的,换句话说,即便这幅画是真迹,朱云也打不赢官司,讨不回来画或差价。因为艺术品尤其是文物是没有定价的,你说它值钱它就值钱,你说它不值钱它就一文不值。一个愿卖,一个愿买,双方自愿,这就足够了。至于朱云所讲的他被欺骗的说法,因没有证据支撑,法院不予认可。

案例 鉴宝大师用17万买一幅名画转手倒卖8736万后来如何?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