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眼中,艺术家应该是超然世外的,而不是如同陈逸飞一般,沾着满身的铜臭。

而他对于金钱的概念,也并不像世人所想的那般,公司运营上,陈逸飞不借一分钱,对朋友也是面面俱到。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爱上宋美英的那年,陈逸飞已经50岁了,而宋美英只有21岁。

这场超越世俗的“老少恋”,无关金钱、身份、地位,二人的相互陪伴与珍惜,为这段满是争议的爱恋,交上了令人艳羡的答卷。

1946年4月14日,陈逸飞生于宁波,此时尚且没有人知道,这个呱呱坠地的婴儿,以后会有怎样的一番作为。

仁者见仁,有人认为他太过脱离了现实,而有些人则一生对其心怀感激,将其视为自己梦想的保护伞。

但是,绘画是一门需要大量金钱支撑,却又难以出人头地的爱好。所以,他的家人,并不是十分支持他的这一爱好。

不顾家人的反对,陈逸飞还是报考了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也就是现在的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

1965年,陈逸飞于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油画训练班毕业。因为其在油画上的极高造诣,陈逸飞的就业,并没有太大的困难。

在油画雕塑创作工作室工作的那段日子,是相对平淡的,生活似乎什么都不缺,却又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哈默画廊的创办者,曾经评价他的作品,说他的画接近于诗,这样的评价浪漫又中肯,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震颤。

是的,陈逸飞既有那必不可少的,百分之一的天赋,也同样有着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与汗水。

最初发现周庄的,是痴迷于山水画的杨明义,他将周庄介绍给了陈逸飞,并建议他创作关于周庄的油画作品。

在陈逸飞的画笔下,周庄的魅力被展现得淋漓尽致,即便没有切身地去过,只看着陈逸飞的作品也会心生向往。

“他是一个浪漫的写实主义者,作品流露出强烈的怀旧气息,弥漫其中的沉静与静寂氛围,尤其动人”,这是美国《艺术新闻》对于陈逸飞的点评,可见其作品的高度。

他开始不满足于单纯的绘画,开始扩展起自己的领域,创立个人服装品牌、成立视觉艺术公司,理想与现实、艺术与生活,陈逸飞总想着可以完美的将其融合。

“我对生活中所有美的东西,都非常关注,我是在用我卖画的钱,来经营自己的视觉艺术,同时涉足这些产业,又会让我的画风得到突破”,陈逸飞如此说着,也是如此做着。

“有人问究竟如何称呼我,我说就叫视觉艺术家吧”。是的,陈逸飞发现美、展现美,他便是艺术。

陈逸飞的第一段婚姻,并不十分顺利,熬过了七年之痒的二人,最终还是因为观念的不同而渐行渐远。

也不是没有过海誓山盟,也不是没有过浓情蜜意,可是到了某个节点,突然发现自己与爱人,已经再没有共度余生的情感和理由了。

也不是没有过刹那的心动,但是相处下来,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种想要和对方组建家庭、携手一生的感觉。

就这样,陈逸飞的生活只剩下了自己,他依然忙碌,内心却三不五时的感到空虚。

此时的他已经不再年轻,如果不是这次相遇,陈逸飞原以为自己会孤独地走过后半生。

竞争激烈,宋美英无缘冠军,却意外在陈逸飞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陈逸飞的身上,有着成熟男人也有的魅力,他的风度和学识,都令宋美英倍感心动。

于是,2000年的时候,54岁的陈逸飞迎娶了25岁的宋美英,婚姻没有使二人的情感进入冷却期,相反,在一起的每一天他们都格外珍惜。

宋美英是他心中的纽斯女神,他知道爱人终有一天会老去,而他只能通过画作,留下爱人年轻过的证据。

再婚后的陈逸飞,激发出了新的灵感,他开始沉迷于为妻子画像,用每一幅作品,来宣示自己对妻子的爱意。

他用自己高超的绘画技巧,加着纯粹的爱意,每一幅妻子的画像,都是他对妻子爱的告白。

但是,毕竟是人不是神,他的体力与精力,远没有他想象的那般充沛,油画的创造过程,并不容易,陈逸飞心里不服老,身体却率先举了白旗。

更何况,彼时的陈逸飞已经不止是一名画家,他的事业涉猎范围极广,每一件都牵扯着他的精力。

陈逸飞把自己忙得像个陀螺,而偶尔闲下来的日子,他也并不休息,而是尽可能多的,用画作留下妻子动人的一面。

陈逸飞的弟弟曾经说,陈逸飞在吃上很不讲究,不健康的生活作息,加上不健康的饮食,陈逸飞的身体,比他想象得更快进入了衰败期。

陈逸飞本身就有着十年左右的肝硬化病史,他的主治医生也曾表示:“从医生职业角度看,如果不注意休养,即使是公众人物陈逸飞,最终的结果,也会和其他肝硬化晚期病人一样‘殊途同归’”。

原本,陈逸飞的医疗团队,已经给他制定了肝脏移植手术的计划,就连活体肝,也已经准备到位了。

2005年4月10日,由于疲劳和债务压力,一心想要证明自己的陈逸飞,在连续工作了7个通宵后,由于上消化道大出血,骤然离世。

而此时距离他的59岁生日,只有两天,令他倍感温情的第二段婚姻,也仅仅存续了不到六年。

然而,陈逸飞的影响,并不会因为他生命的终结而消散,之所以称陈逸飞为艺术大师,不止是因为他的艺术造诣,还有他一生诸多的贡献。

他是个理想主义的守梦人,多少人因为陈逸飞,而改变了人生轨迹,走上了光明。

鲜少有人知道的是,在那个创意还无法成为生意的年代,陈逸飞曾经靠着自己卖画的收入,支持着一批有想法的年轻人们。

这是大师的理想主义,他想靠着自己的力量,点亮这些年轻人前行路上的希望之光。

陈逸飞想要将自己的品味与资源共享给这些年轻人,通过这些年轻人们延伸到时装、平面设计、摄影、模特、杂志、媒体等艺术相关领域。

陈逸飞的画作每一幅都能卖出天价,但是,卖画的钱,大部分都用来去支撑他的英雄理想主义,给年轻人守梦、造梦了。

前期的时候还能勉强支撑,到了后期,每年高达2000万的亏损,已经开始让陈逸飞喘不过气了。

也不是没想过,关掉这些无法盈利的生意及时止损,但是,陈逸飞总想着,若是自己关了这些公司,那手下的这批年轻人该何去何从?

陈逸飞想着给年轻人们一个缓冲和过度的时间,于是,便把所有的为难,都压在了自己身上。

也正是因为陈逸飞这咬牙坚持着硬抗,那些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们,才没有被现实击垮、湮灭。

时代在变化,理想主义也有了出路,只是,此时世界上早已没有了为年轻人梦想守门的陈逸飞。

“是他塑造了我们”,陈皎皎如是说到。她说,陈逸飞懂得“肯定的力量”,并用这种力量感染着他们。

艺术之路是坎坷的,太多人走了一辈子也没有一个好的结局,而陈逸飞的存在,便是那鼓励他们不放弃的存在。

这群年轻人在陈逸飞的守护下,找寻到了自己的方向,也更加懂得了艺术存在的意义与价值。

曾经掌管逸飞高级女装与街头品牌的王一扬和张达,如今已经创立了“素然ZUCZUG”和“没边”,成为了中国著名的时装和独立设计师品牌。

而彭杨军,如今已经是中国纪实摄影师的佼佼者之一,他的摄影作品获奖无数,商业价值也极高。

对了,他的爱人就是陈皎皎,二人便是在陈逸飞创刊的《青年视觉》杂志相遇的。

而如今,二人主编的《新视线》杂志,在时尚艺术杂志中,也属于标杆性的存在,并衍生出了精品电商平台“粮仓”。

而陈逸飞还是平面设计师刘冶冶、设计师仲松、时装作家顾晨曦等的伯乐,这些金子因为陈逸飞而得以崭露头角。

这才是有那么多人去肯定和尊重陈逸飞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的画作多么具有艺术价值,也不是因为,他曾经拥有过多少财富。

而陈逸飞曾经在路上,帮助了太多太多的年轻人,告诉他们梦和现实是可以和谐共存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艺术大师陈逸飞:二婚娶小29岁模特痴迷于为妻子画像过劳而亡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