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0年,明成祖朱棣主持建成北京紫禁城。朝暮轮替,岁月轮回,如今紫禁城已走过十个甲子,整整600岁了。国风复兴与消费升级,裹挟而来,催生了文创产业的巨大商机。作为明清两朝的皇宫,故宫有着特色鲜明的皇家文化,故宫文创则做到了将故宫的文化结合人们的实际需求进行再次创造。通过文创产品,故宫文创品牌将各式文物、建筑应用于实际,让人们可以把故宫文化带回家,也向人们展示了一场文化盛宴。随着产品的走红和口碑的提升,故宫文创逐渐成为品牌,并取得了重大成功。

故宫博物院曾是帝王集权统治中国时代的首都,北京故宫被当时的人们称为紫禁城,它曾经是明清两朝的历代帝王进行办公、住宿和宣扬其统治皇权威严的重要文化活动场所。如今,故宫博物院是中国最大、最古老的博物馆,是古老中华文明的象征。据2017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故宫博物院藏品总数达1862690件/套,一级藏品8000余件/套,去掉档案和古籍,剩下器物书画约120万件/套 。大量拥有悠久历史的馆藏资源为故宫文创产品的设计和研发提供了丰厚的基础。故宫博物院所蕴含的文化符号,经过近代中国2000多年的文化沉淀,经过600年历代宫廷对操作手法的锤炼,故宫文物从一开始就处在文化最顶尖的位置。正如古代的苏州官窑和青陶瓷,从加工制造到开模出产的那一刻起,它们本身其实就是一件珍贵的文物,且不用经过任何时间和岁月的沉淀。所以,由这些中国传统汉化文物与现代文化的象形符号所结合转变而来的具有商业价值的文化产品的起点也很高,故宫IP的本身就具备强大的潜力和优势。

故宫文创的规模不断扩大,首先我国已进入总体小康,人民经济水平整体提高,民众更加注重精神需求,对博物馆参观的需求量增大,对文化的传播也更加积极。同时,近年来一些热播的影视、综艺节目不断宣扬故宫和宫廷文化,为故宫文创引流。《甄嬛传》、《宫》、《延禧攻略》、《如懿传》等大量关于清朝的古装剧都在潜移默化中培养人们对于故宫的认知并逐渐建立起现代的人对于故宫的深厚情感。《国家宝藏》《我在故宫修文物》等一系列的综艺节目更是以独特的方式打开年轻观众对故宫文化的兴趣。再者,国家不断推出对博物馆发展的扶持政策,为博物馆文创产业的发展保驾护航。2014年以来,国家就陆续推行了一系列的相关政策法规,激励各级博物馆的文创艺术产品的研发。最近在《“十四五”时期文化产业发展规划》文件中,国家提出要增强中华民族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不断扩大文化产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培育文化产业合作竞争新优势,这又一次给博物馆的发展提供了契机。这些国家政策为博物馆文创产业描绘了一幅发展蓝图。可以说,故宫文创在机遇东风下大有可为。

在开发文创产品之前,故宫对外出售的产品多为一些观赏和收藏性质的字画、瓷器等,缺乏创意,产品的同质化严重且实用性不强。当前,在产品开发上,故宫文创的产品开始转型,更加注重用户需求,将文创产品的文化性与功能性相结合。目前故宫的文创产品更多地在吸收融入故宫文化内核的基础上,研发与目标受众的生活联系紧密的产品。故宫文创研发推出的文具产品系列就是故宫文创产品挖掘更年轻的消费市场的一次有益尝试。在2019年,人民日报、故宫和中国阿里巴巴集团三方联合推出了故宫新文创文具,包括笔袋、铅笔、钢笔、橡皮擦等文具。这一系列的文具产品不仅将故宫的文化属性和功能性相结合更具有实用性,同时将目标受众聚焦到了更年轻的学生群体上,即00后和10后。这也显示出了故宫文创以文具的形式深入到了更年轻的学生群体市场。故宫文具既能充分体现故宫文化的厚重文化内核,也能够充分传播弘扬故宫的优秀民族传统工艺文化,更有利于直接实现它的商业价值。由此可见,故宫文创产品更注重产品的实用性与文化性的相互交融,同时致力于广泛连接更广大的年轻消费市场。

故宫文创不仅是一个崭新的顺应时代文化潮流和商业风口,也是一个需要长期耐心与长期人力资金投入的伟大商业IP,更是一个在商业化进程中,需要经过各种考验的,不断弘扬与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过程。故宫基于新文创时代的“复兴”和新时代发展的新过程,才刚刚开始。(张士桦 赵洁)

文创热潮:故宫博物院的复兴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