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字典的解释里,它被归纳为人类所创造的财富的总和,尤其是指一些精神财富,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中国有着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文化的构成浩如烟海。

但更多时候,有着这些文化表达的东西——通常是书本,被束之高阁,文化很难与当下产生共鸣。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在很多时候,文化其实就在那里,通过器物、礼仪、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被传递出来,成为一种潜意识里流淌的文化与行为的共同体。

在抖音上,非遗传承人江玉玲通过制作、讲解瓷器和茶文化,传递古人关于生活的智慧。

她从瓷器上的草木图案看到《道德经》里的“强大处下、柔软处上”的生命哲学;从制瓷过程中的缓慢但有的放矢,学会更从容的生活。

她用自己的讲解,让瓷器与其所容纳的中国古典文化与当下对话、交融,借此让瓷器与古典文化共通传承下去。

江玉玲始终记得,这些年茶叶圈的人和她念叨的那句话,“你们景德镇没有好的茶器。”

最早听到这句线年,江玉玲刚大学毕业。她来到深圳工作,恰逢当时内地普洱茶市场火爆,她遇到不少来收茶、购置茶器的生意人。

“当时中国内地的茶叶市场还处于草莽阶段,为‘饮茶’而专门制作的茶器少之又少,更不用说陶瓷制的精致茶器了,大部分的茶器采用的材质是紫砂。”

从小看着爷爷制瓷长大的江玉玲很疑惑,“为什么以瓷器闻名全球的景德镇没有拿得出手的茶器?”

江玉玲不服,作为一个“瓷三代”,她心里憋着一股劲:一定要做出一件好茶器来给这些外人看看。

好茶壶绝不限于紫砂。在博物馆的馆藏、制瓷古书,以及清代皇帝使用的茶器记载都提到了瓷壶,这激发了江玉玲的灵感,“我们景德镇能做出优质的瓷器茶壶”。

江玉玲循着记忆中老前辈的住处去找,却发现很多老前辈都搬离了景德镇,有些老手艺人已经离世。

同样是品茶的茶器,瓷壶曾是官窑产出、供给皇家使用的器物,但其传世远不及紫砂壶,大众的认知度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它的工艺难度也远比紫砂壶更高。

在这个过程中,陶土本身有一个同心圆向上的作用力,非常便于做「圆器」,即敞口的一些器物,比如盖碗。但瓷壶要考虑的不是敞口,而是密封。

同时瓷壶的线条也更为丰富,还有手柄和壶嘴,这使得它在制作过程中,不仅需要考虑拉坯过程中旋转圆盘带来的引力作用,还要考虑手柄和壶嘴带来的力学拉扯和出水问题。

稍有不慎就会出错:或者是手柄和壶嘴接上后,两边重力不同,导致整个瓷壶被拉扯变形;或者是瓷壶本身可以出水,但加上茶叶后力学不同,出水受损。

即使是这些做了几十年的老师傅,也觉得吃力。最终,他们一点一滴地打磨这个瓷壶,通力合作、废寝忘食,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才打磨出第一件完整的成品。

当这个瓷壶最终呈现在江玉玲面前,她被这个瓷壶触动了,匠人的精益求精、古典器物与现代交融的美感,最终都通过这个小小的瓷壶呈现出来,“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与瓷壶对话的乐趣”。

瓷器本身所带来的巨大触动,与江玉玲寻不见好手艺人的迷茫情绪形成了剧烈反差。这一刻,江玉玲决定,“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要让景德镇的好茶器走出去,走得更远、走得更久。”

90年代末,景德镇的国有十大瓷厂改制,形成了几百上千个小型的自营瓷厂,江玉玲父母包下一个小型瓷厂,吃住都在瓷厂里。“那时放学回家,路上十几分钟,我会经过几十个瓷厂。”

江玉玲喜欢跟在外祖父旁边看他做瓷器,他总会很有耐心地告诉江玉玲,瓷器应该怎么做,瓷器在制作过程中容易出现什么问题。

镇里总有各种人拿着破损的瓷器找江玉玲的外祖父修缮,江玉玲也跟着眼看手试,日积月累中看过、摸过几千万件瓷器,打下了对瓷器认知的深厚基础,与对优秀瓷器的审美。

正因如此,江玉玲以前从来不觉得瓷器特殊,直到2013年亲手打磨出那个瓷壶。

在线上小店开业前一天,江玉玲所做的所有瓷器被一抢而空,一个在卢浮宫旁边开店的店主看中了她的中国瓷器,还有一个有名的高端设计师欣赏她的瓷器作品。

也是那一年,她创立了个人品牌WANYU宛玉,从一个瓷器设计、制作者,变成一个品牌经营者。在持续地创作、制作瓷器产品的过程中,江玉玲也越来越感受到,古典瓷器流传已久的文化,和与当下碰撞的美感。

“我以前不喜欢古典瓷器,认为其缺乏现代表达,但在一遍又一遍的制瓷过程中,我才发现原来古典并不过时,它依然可以和当下对话。”

她印象很深的是瓷器里常见的花草纹饰。最初,江玉玲并不明白,为什么古人爱用花草的瓷器,甚至连皇帝用的瓷器也有这样的图像。有名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有着花草葳蕤的庭院,呈现的是一种农家意趣。但为什么皇帝用的瓷器会呈现这样的景象?

——直到江玉玲重新阅读和理解《道德经》。她看到“强大处下,柔软处上”时,才恍然明白古人爱用花草的寓意。

“你看暴风雨来的时候,高大的树木很难忍受这样强的风力,容易被摧折。但你看地面上遍地可见的小草,在暴风雨之下飘摇,但暴风雨走之后,它们依然可以茁壮成长。它有一种坚韧存在,而古人欣赏和用这样的坚韧来勉励自己,才会总爱花草的瓷器。”

古人的精神追求,他们的寻求内敛、寻求坚韧的状态,就这样融入瓷器,又通过瓷器融入他们的生活。器物有智慧,在理解了古典文化后,便不再是一句空话。

这些对人生智慧的理解,恰恰是当下的生活里所缺失的。正是这一点,让江玉玲明白:瓷器这个古典的器物,可以和当下的生活发生真正的融合与碰撞,而这种碰撞非常有价值。

江玉玲还在抖音上创建账号“江江小瓷”,介绍茶文化、介绍瓷器,录制饮茶的场景。通过一种日常但有仪式感的生活方式让自己慢下来,在这个过程中去体验生活与器物本身的魅力与智慧。

“瓷器、饮茶,其实传承着中国的古典哲学,当我们去了解它的表达时,其实能够帮助我们开启我们对人生的智慧。”

这正是江玉玲想要表达的内容,很多人知道瓷器好、饮茶好,但不知道它们为什么好,其实这个过程中重要的永远不是品鉴瓷器、饮茶本身,而是在这个过程中与器物、及其所融汇的前辈智慧相碰撞,才能让自己的生命逐渐变得从容。

“我希望通过我的分享打通大家可以与瓷器对话的通道,让大家知道如何从瓷器里去汲取养分和力量。”

随着短视频和直播兴起,冷门内容被大众了解、传播,正越来越成为可能。瓷器、陶瓷文化在日常生活并不常见,在看见它时,我们能感知到它的美——其色彩、其纹饰、其形制、其釉彩。

但这种美,被放在博物馆、美术馆的高堂之上,是一种收藏式的美。但当瓷器回归我们的生活,我们是否可以在生活中与它们“对话”?

江玉玲希望回答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而抖音,让她可以将自己的感悟和理解广而告之。

在抖音上,很多人告诉她:听了你的讲解,才知道瓷器可以这样用、这样理解,才知道瓷器可以变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却又同时具备对生命的超越性。

很多曾有过伤痕记忆的人,在江玉玲的直播间沟通他们遇到的问题,从江玉玲从瓷器里获得的智慧解决他们的问题。

很多时候,古人对生命的智慧能触动当下的人重新看待自己的生活,比如情绪是怎样产生的,如何用更理性的状态看待过往。

这样的互动,激发了大家对瓷器的兴趣,大家开始了解瓷器、购买瓷器、使用瓷器,并尝试和瓷器对话。在这种正向的循环里,瓷器逐渐“活”了过来,也能更好地传承下去。

互联网的力量无疑是强大的。在江玉玲看来,抖音电商是一个能量很大的平台,尤其是在传播非遗的瓷器技艺与文化上。

很多时候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布视频、直播,便吸引了一批趣味相投的人。“高峰时,来自抖音电商平台的收入甚至占其全部收入的60%。”

“抖音电商让我能直接连接到那些对瓷器、陶瓷文化、茶文化感兴趣的人,这在线下是很难实现的,但有抖音这样一个能量很大的平台,我可以把瓷器相关的知识传递出去,在一定程度上也帮助了我自己品牌的发展。”

一项非遗技艺要传承下去,需要进入人们的生活,被更多人了解、认知,并持续的使用。

江玉玲记得自己找不到那些老手艺人的无助,到底是什么导致了瓷器的正在消亡?

江玉玲找出来多重原因:信息闭塞、行业投入大产出少、缺少学徒、想学的人找不到好老师。

于是,她发起了“长心物像”非遗再生计划,给老手艺人们发工资,请他们教导那些喜欢制瓷的年轻人;而这些年轻人做出来的陶瓷器物如果不错,他们会以计件的方式给这些年轻人发放收入,以此助力制瓷的非遗技艺传承下去。

借助抖音电商的“看见手艺计划”,江玉玲将瓷器传播出去的愿望得到了更好的实现。

这一计划旨在发挥全域兴趣电商优势,通过优质的内容、流量以及技术,让平台上的非遗商品和传统手工艺人被更多人看见、了解和获得,助力传统文化传播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传承。

图 正值抖音电商818大促,江玉玲将持续通过短视频和直播,分享和推介瓷器、茶叶

当瓷器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解、沟通,就能更多地进入人们的生活,与人们发生互动;而基于购买和使用的商业的正向循环,又帮助这些手艺人更好地走了下去。

但在江玉玲看来,饮茶这种举动并不会带来内心的沉静,而是茶、瓷器背后看不见摸不着的文化传承,让人能够沉静下来,感受、思考、享受这忙碌生活里的“浮生半日闲”。

瓷器本身给她带来的财富是无价的,它并不是一种金钱上的回报,而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在过去,她是一个内卷王者,总是希望尽快达到目标,但在制瓷的过程中,她发现,有时候事情是急不来的,快反而容易走弯路。

在她创业初期,她有许多亮眼的想法,每个都想尝试,希望尽快走出来,但却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和一定的财务问题。

创业五年后,她开始重新反思自己的经历,感受过去那些老匠人缓慢但精细地打磨瓷器的过程,她终于明白应该慢下来。慢下来,才有思考的余地,才能在决策和行动时更加有的放矢。

她希望自己以后可以把这些关于瓷器所蕴含的古人智慧的内容分享出来,想和大家分享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让生活和工作都能趋于平衡,并在这种中庸之道里寻求生命的幸福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s:
抖音电商818瓷器、好茶热销非遗传承人持续直播开拓市场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