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事艺术收藏者大都讲求缘分。在温文尔雅的杨敏看来,与藏品的缘分就像与人的关系,冥冥中自有安排。正如她收藏艺术作品至今,一字一画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而这中间隐匿的奇妙机缘,正是她最为珍视的“墨缘”——那些向曾经谢稚柳、启功等先生求教的往事。

受老先生们对古代书画鉴定耳濡目染的影响,她的收藏除了这些老先生的书画,同样不乏古代绘画精品。

“澎湃新闻·古代艺术”《藏界》栏目,本期关注的是沉浸于书画之美的杨敏及其收藏故事。

初见杨敏,很容易被她温文尔雅的气质吸引,这一点与中国古代绘画追求的含蓄内敛颇为契合。然而看起来温婉恬静的她却是军人出身,这一点着实令人有些意外。杨敏说,或许正是数年的军旅生涯造就了自己果敢刚毅的性格,“打小我就喜欢做些舞文弄墨的事,平常还会写写书法,练练颜真卿的字。应该说这些都是受父亲的影响吧。”杨敏的父亲早年曾就读于旧私塾,浸染中国传统文化颇深,“加上父亲自己也曾有过收藏,所以如今到了我这里还能继续从事传统艺术的收藏,应当说是有些渊源的。”杨敏笑着说。然而,杨敏当初真正涉足艺术,却是从当代油画开始的。

杨敏出生于贵阳一书香家庭,于成都长大,1980年参军从事艺术,转业后至今一直喜爱并收藏艺术。1990年代初,二三十岁的杨敏在上海“五角场800号”经营一家艺术画廊。画廊展出和销售的除了当时已成名的艺术家的作品,也不乏许多来自美院的学生作品。现如今,这些美院学生大都已在画坛崭露头角,他们中的很多人与杨敏不仅是合作伙伴,有的更结为挚友。杨敏家中的客厅至今仍摆放着数幅庞茂琨的素描,早年这位四川画家为杨敏绘制的油画肖像也一直悬挂在客厅。

经营画廊的几年里,杨敏在爱人的指引下认识了徐邦达、杨仁恺、启功、谢稚柳等书画界前辈。杨敏称,当时年纪轻轻就有机会认识这些画坛老前辈实在是幸运,“那时候我常常跟在老先生身后,看他们作画、题款、鉴定,耳濡目染之下逐渐养成了一定的眼力。”杨敏承认,自己最初接近传统艺术更多是从经济角度出发,是这些老一辈艺术家令她对中国传统书画有了新的认识。“通过与老先生的交往,加上他们的悉心点拨,我逐渐感受到真正能够沁人心脾、滋养身心的艺术始终还是中国传统书画。”因此,杨敏果断放弃了经营数年的西画画廊,展开了收藏中国传统书画的人生。

说起自己的第一件收藏,杨敏始终记忆犹新。“说起来那幅作品在当时或今天都算得上大名头——国画大师傅抱石的《千古输赢一笑间》。”杨敏笑着说,“当时自己没什么鉴别力,所以还是在老先生的帮助下拿下了这第一幅收藏。加上这幅作品本身富有哲理性,寓意颇深,至今我都特别喜欢。”

正是对艺术作品从经济价值到艺术价值认知上的转变,乃至对中国画理步步深入的领悟,杨敏逐渐积累了一定的书画鉴赏能力。杨敏自称,收藏至今,她始终保持了“玩家”或者说爱好者的心态。“我不在乎一幅画或一幅字是否出自名家之手,关键是自己喜欢,就像陈子庄的不少作品,”杨敏指指客厅墙面上的几幅花鸟小品,“我很早就开始收集陈子庄的画。当时他没有什么名气,但我觉得他画得很好,尤其是他的花鸟和小景山水,没有烟火气,虽看似逸笔草草,却深得八大之精髓,很值得人玩味。”如今的杨敏早已是深谙中国书画之道的“行家”了。

由于受启功、谢稚柳先生对古代书画鉴定耳濡目染的影响,杨敏的收藏中不乏古代绘画精品,比如多幅清代“四王”的山水画作品,一幅王鉴的巨幅山水画满纸青绿,一片清韵,画上题有“己酉夏日仿赵文敏春山烟霭。”

此外,一卷近现代书画鉴定大家吴湖帆题跋并鉴定为元代画家王振鹏的《渡海应真图》则纯然白描,一片简净,吴湖帆以其特有书风题有:“元王振鹏以善写宫殿尝奉敕制图,余曾见元宫图及大明宫等图,皆有大长公主题字,又见揭钵图与此,堪伯仲,此卷宋笺,洁白如新,笔如游丝,尤见精采,为真定梁氏旧物,今归邦瑞吾兄秘笈。”

还有一件《斗茶图》是1990年代初杨敏从海外的一家拍卖行第一次见到了这幅作品。“当时看到这幅画时自己也吃不准,只是觉得画得很好,很有赵孟頫早年青绿设色、仿晋唐古意的韵致,加上‘斗茶’这个题材本身很有意思,我实在喜欢。买来之后我又专门请书画鉴定界的一些老先生来看,这才确定了买下来。”这幅作品一直被杨敏作为心爱之物细加保管,1990年代末又曾专门请专业的裱画师进行了重新装裱。

细数杨敏这些年来的收藏,大都出自国内外的大中小型各类拍卖会,作品多以宋、元、明以及近代画家的作品为主。1990年代初,杨敏在一家拍卖行偶然遇见一幅明代陈洪绶所书对联。“那是一家很小的拍卖行,当时认识陈洪绶书法的人也不多,因为我自己写书法所以略懂一些。加上陈洪绶的对联留世本就不多,所以这幅字更显珍贵。”然而这副作品收来没多久,就被一位好友看中。拗不过友人的再三恳求,杨敏忍痛将其转让给了友人。这之后的日子,她每天心神不宁,日日牵挂。爱人看在眼里也着实心疼,最终在爱人的帮助下,杨敏找到好友,寻回了这副对联。

在杨敏的收藏故事中,像陈洪绶对联这样千回百转的曲折故事还有不少,这些经历让她逐渐意识到收藏的不易,但同时也令她坚信自己是一个幸运且拥有“墨缘”的人。如今的杨敏依然在进行中国传统书画的收藏,如同她的斋名——“敏求阁”。敏即是自己,求则是寻求,求得“墨缘”。杨敏一如既往,静静等候着她的下一份“墨缘”。

在杨敏看来,书画是怡养气韵与性情的,与金钱的多少并没有多少关系,“这些作品让我有机会与前贤、古人对话,静和心灵。”

藏界杨敏:与谢稚柳启功等先生的墨缘如何影响了书画收藏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