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11月,为了统一上海的平面坐标系统,当时的上海市地政局对全市进行了测量。最终确定以国际饭店楼顶中心旗杆为原点,由此确立了上海城市平面坐标体系。

作为“魔都”的中心,人民广场注定充满着传说:鼎一般的上海博物馆,仿佛降魔杵的明天广场,都因其重要的位置和独特的外形,频繁出现在各类都市传说中。

而传说能追溯到三国时期,大家还记得之前写龙华滨江时曾提过的龙华寺传说吗?

相传龙华寺建于三国时代,本是北海广泽龙王修建龙宫的地方,但当时高僧“康僧会”恰好游历至此,见这里水天一色、不染尘埃,是块修行,便打算留在此地修行。

广泽龙王得知后自然不干,呼风唤雨想吓走和尚,不料自己反被康僧会的护体佛光吓到,转而将此地赠予康僧会。

康僧会后来将龙宫改建成龙华寺,并请吴君孙权帮忙,在上海共建了13座佛塔,安放13颗佛舍利。

说是三国赤壁大战之后,长江上的几十万阴魂随江漂泊,最后集聚在佘山华亭(松江古城),在江东贤者的建议下,孙权以给母亲做寿为由,并在高僧康僧会的帮助下于上海修建13座佛塔,用来镇收阴魂。

龙华塔和静安寺都是那一时期建造起来的,皆属于13寺之列。并且龙华塔挖了一条阴阳河,静安寺建了一口黄泉井,都是连接阴阳两界的通道,供亡灵进入冥界之用。

同时,孙权将自己的年号改成“赤乌”,赤乌乃神鸟,是为太阳之精的化身,可震慑世间妖魔。

但孙权死后,东吴很快覆灭,而后经过西晋短暂统一后又是持续战乱,13座古寺命运波折,龙华寺和静安寺都经历过数次毁灭和重建,冤魂的效果削弱,甚至被其逃脱。

逃脱的冤魂在后世修炼成精,化为妖龙,不过在修炼期间倒也没怎么出来造孽。但在光绪年间,外国人在上海修租界,挖出一块离魂碑,触动妖龙,当即引发瘟疫,威胁整个上海。

好在当时恰逢“玉佛”来到上海——普陀山慧根法师朝五台,历峨眉,入西藏,到印度,礼佛后过缅甸,在当地华侨的赞助下,开山取玉,雕成五尊玉佛,并请回普陀山。

慧根法师请佛路经上海时碰上妖龙作孽,便留下坐佛、卧佛各一尊,建成玉佛寺,震慑妖龙。

玉佛寺建成后,妖龙不敢再留在那一地带,便逃到南京西路的跑马厅地下(人民广场前身)继续修行,之后中国战乱频发,也就顾不上它了。

后来上海建设,意识到这条妖龙的严重性,便将跑马场改建成人民广场以及公务机构,以密集人群的阳气和官威正气来妖龙。但妖龙狡猾,即便这些手段还是效用不大。

人广继续下大招,在地下布置密集的地铁网,使人流骤增,阳气更旺。在朱雀位修建上海博物馆,鼎型构造再辅以八大辟邪神兽;另外白虎位又立起一座降魔杵——明天广场……诸般手段,尽皆施展。

以地铁和广场上无穷阳气,辅以官威、神兽、降魔宝器齐力,妖龙终于见势不妙想要逃跑,但没溜走多远,就被九龙加持的龙柱给钉在了地下,不得翻身。(传闻帮助打下龙柱的正是玉佛寺高僧真禅法师)

而后上海广兴土木,还将地铁轨交线路布局成双头龙状,也是为了巩固对地下妖龙的封印。

首先,妖龙若真是畏惧玉佛寺的佛光而逃到人广,怎么又不担心南京西路上的静安寺?静安寺也镇着一口黄泉井,又有宝塔、梵幢,具有极强的降妖伏魔之力,妖龙又怎能在静安寺旁安心修炼?

其次,时间线不吻合。三国到清朝时期就不说了,延安高架的龙柱是1995年打下去的,鼎型的上海博物馆1993年开始建设,但1996年才竣工,而“降魔杵”明天广场,则是1997年才开始建造,直到2003年才完工。

至于龙柱的传说也是版本混淆,也有传闻说下面镇住的不是妖龙,而是一头巨鳄。还有说龙柱下面的是某种灵性神物,真禅法师帮忙打下龙柱其实有违慈悲,但为了上海建设,他许身报德,所以打下龙柱不久后就圆寂了。

(说明:下文所说的人民广场,是包含人民公园、人民广场、上海世博馆、上海历史博物馆、上海大剧院,上海城市规划馆等在内的广义上的人民广场,下文简称“人广”)

1861年,英国商人霍格勾结英国驻沪领事向上海道台要求圈出一块土地建设跑马场。当时清朝在上海的长官——上海道台默许了这一要求,英国佬将自己的圈地运动带到中国,霍格骑马在百货商店门口兜了个大圈子,按马蹄印来圈地,用低价强征了466亩农田,强迫三万多农民离开家园。

由于赛马和赌马挂钩,建成后的跑马厅成了谋财害命的赌窝、西方冒险家的乐园,同时也是歧视华人的场所和帝国主义炫耀武力的地方。而跑马总会发售的“赌马票”、“香槟票”则让不少中国人家破人亡。

上海滩上流传着一首短歌:“香槟票,到处销,吸饱中国人民的血,装满帝国主义的腰包。”

在传说中,有说是妖龙蛊惑了上海道台,让他同意建成上海跑马场,以便妖龙修炼。这种充满嗔、怨、怒以及无穷欲望的销金娱乐场所,的确是妖魔鬼怪最爱的修行地。

圈地后70多年,日本侵略军入侵上海,将跑马厅变成军营,此后十余年间一直都是军营。

圈地后90年,上海解放,此后人民广场一步步重新建设,慢慢变成现今我所熟悉的模样。而人广的布局,足以令传说中的妖龙也退避三舍。

这是它的特殊性所致,作为全上海、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这里不需要太花哨的东西,也不像普通阳宅那样追求“旺财旺丁”。它更关注的是大局的平衡与稳固,各建筑间的配合和拱卫。

况且人广的思路虽然简单,但手笔都是奇大无比,所谓“一力降十会”者,所谓“重剑无锋”者,大抵如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人广最终的效果与传说里的颇为一致——镇守一地,巩固四方。

人广的前身跑马场的赛道本就偏圆形,所以人广大局呈圆形并不奇怪。而之后上海解放,上海市ZF坐落在此,ZF大楼以方正敦厚的造型坐落在人广中央,构成了大局上的天圆地方。

方圆象征着天地,也蕴含着天地运行、阴阳演化的规律。圆为阳、方为阴,圆为天,方为地,伏羲六十四卦的排列方式,也是天圆地方。

方圆之形,有无穷的力量蕴含其中,往小处用可做贴身之物,比如方孔铜钱。从秦汉到民国延续了几千年,亦是辟邪神器,如今颇为流行的物五帝钱、六帝钱以及铜钱法剑,都是方孔铜钱。

而且,人民广场里关于天圆地方的运用,总共有三处。剩下两处布局都在人广南部,分别是中心喷水池与上海博物馆。

喷水池的样式中规中矩,优点很多,但亮点不多(关于水在中的好处,以前说过太多,就不啰嗦了)。

与中心喷水池相比,上海博物馆就有意思得多了。上海博物馆的官方说明就指出:本馆建筑寓意‘天圆地方’,体现中国传统的宇宙观,展示一种天地均衡之美,上下五千年时空循环升华之力,给人以回眸历史、追寻文化的联想。

方正的基座加上圆形的博物馆主体,天台上再嵌个方孔,天圆地方的理念体现无疑。更有趣的是,上海博物馆在方圆之外,还有其他辅助手段。它的设计中还有一件“重器”——鼎。

上海博物馆下半部分方正基座仿佛古代玉琮,上半部分圆形造型也很像古代青铜鼎。

自从大禹铸九鼎之后,鼎就不再只是烹饪之物,而是传国重器,是威严的象征。另外,鼎有卦象,鼎卦者,乃六十四卦中的第五十卦:上火下风,鼎,元吉,亨。

《杂卦》有言:革去故也,鼎取新也。就是说:革卦是去除旧的体制,鼎则是建立新的政权。革是破坏,鼎则是破坏之后的建设,两者相辅相成,一体两面。

鼎亦是一体两用:鼎为重器,为威煞,可以伏魔驱邪;鼎又有变通之意,变则通,通则久,故而亦有长久之效。

上海博物馆南门处蹲伏着“八大神兽”,各兽基座上都有说明,分别是:三只唐朝狮子,两只北魏魏狮子,一只北魏狮子,一只汉代天禄,一只汉代辟邪。

辟邪与天禄其实都是貔貅,乃是龙之九子之一,头生一角的叫辟邪,头生两角的叫天禄。

首先要知道中国本土是没有狮子的,西汉时才有外国使臣进贡狮子给天子,从此狮子变成了帝王家的宠爱,以及玄学界的瑞兽。

为何中国人如此喜欢狮子,因为狮子的形象很切合传说中的另一种神兽——狻猊。

狻猊亦是龙之九子之一,喜烟好坐,所以狻猊的形象经常出现在鼎、炉之上。古建筑上经常出现的屋脊兽中,也有狻猊位列其中。

狮子既是与狻猊的外貌相符,同样也是猛兽,当然备受崇拜。且狮子为百兽之王,自带威严与阳刚之气,可镇宅、辟邪、化煞、守墓,运用极其广泛。

甚至辟邪与天禄在唐代之后,其形象都开始往狮子靠拢。上海博物馆门前八只这样的猛兽在此,伏妖镇邪之效自不是普通建筑能比的?

再过不久就要到中元节了,记得去年中元节我写过一篇上海旧坟地的文章,其中就提到了明天广场的过往。

明天广场前身是跑马厅的马场,南部是马夫住所和马棚,当时的马夫大多是以色列犹太人,他们死后就葬在马棚旁边的空地上,形成了一片犹太人墓地。

明天广场的建筑主体分成上下两部分,四棱尖顶,八方棱角,且相互交错,造型极为奇特,在整个上海的地标建筑里都很有谈资,民间广传此是一柄“降魔杵”。

明天广场的设计师是外国人,是否借鉴了降魔杵的设计不得而知,但按实际效果来说,这建筑的确有伏妖降魔之力。

学向来是讲究“曲有情而直生煞”,所以在传统建筑、或以传统理念为蓝本设计的新建筑中(如上文所提的上海博物馆),很少有棱角尖锐张扬的。

明天广场十分张扬,它全身棱角分明:尖顶、大量锐角、如同刀锋一般的棱边,即便它旁边还有奇葩度十足的仙乐斯广场(曾被评为十大最丑建筑),与明天广场相比,也黯然失色。

降魔杵的种类有很多,藏传佛教的降魔杵、金刚杵、金刚橛,都可以称为“降魔杵”,另外还有韦陀降魔杵,外形又不相同。

明天广场的造型与降魔杵、金刚橛以及韦陀降魔杵都相似。这三者都能使一切违缘障碍悉消除无余,一切顺缘所愿善根悉皆增长,一切男女怨敌债主皆令满足欢喜。

结合明天广场地块的坟地历史,以及曾出现在这块土地上的战争戾气、生死怨气,还有不知存在与否的孽龙妖气……用降魔杵净化,自是再合适不过。

另外,但凡寺庙中立有韦陀像,他的韦陀降魔杵持法还有些讲究,共有三种持法:

种,韦陀将降魔杵朝上持(尖端朝上),表示这个寺庙是大的寺庙,可以招待云游和尚免费吃住三天;

第二种,韦陀杵平端在手中,表示这个寺庙是中等规模寺庙,可以招待云游和尚免费吃住一天;

第三种,韦陀将降魔杵在地上(尖端朝下),表示这个寺庙是小寺庙,不能招待云游和尚免费吃住。

明天广场是朝上的降魔杵,其主体又是万豪大酒店,家大业大,所经营的又是招待十方来客,真是……太巧了。

当然,像降魔杵是真,但传言中又说这降魔杵是为了镇住人广西面白虎煞的,这就又有点扯淡了。

所谓白虎煞,起源出自四象理论,最常见的是“白虎开口”与“白虎抬头”两种。

人广的四象格局其实是相当完美的,前面说过人广的思路很简单,但“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它巧就巧在四周林立的建筑,不论多高多大,气场都压不住ZF大楼。

人广天圆地方的地块形状,使得四周建筑环绕而立,ZF大楼则处在“众星拱卫”的核心地位。

东边的上海规划馆,是其青龙位,西边的上海大剧院,是其白虎位。青龙白虎矗立于天心两侧,如同印玺一般方方正正,稳健朴实,高度相仿,并无争主之相,也就没有白虎成煞之说。

北边面积巨大的人民公园,是玄武靠山,以人民为靠,单单在名头上就很有讲究了,更不用说人民公园强大的人群气场,是稳固玄武位的重大力量。

人民公园的后面,则是更多的大型建筑,新世界、丽笙大酒店、上海饭店,天安中心,世茂商都……这些高大建筑依循着南京西路,如羽翼张开,守卫着人广。

人广南方是为朝砂,朝砂不宜过高,所以前面的建筑比之后面的建筑都比较矮。而更远处又是俊秀高楼,又成吉峰俊秀之象。

前有俊秀朝砂林立,后有雄厚靠山环卫,朱雀位还有中心喷水池,水池在前方则是“财库”上海博物馆,四象俱全,格局完备。

有人可能会说明天广场是人广的外白虎位,相应的,南京西路区域属于人广的外白虎位,但南京西路上并没有高大建筑能够压制明天广场,从而形成了白虎煞。

首先,传说明天广场降魔杵是为了镇白虎煞而建造的,但如果用这种看法,明天广场自己就是白虎煞。

也就说,它不出现在这里,就没白虎煞,那它在这里是为了镇白虎煞的说法,也就因果混乱了。

其次,人广的外白虎,真要论起来完全可以用整个上海的格局来看,以人广为轴线,左面浦东新区为青龙,右面的静安区、长宁区、徐汇区为白虎方。这样来看,青龙方有浦东三大高楼,强得不能再强。

人民广场四周最特殊的四个位置,就是它的乾、坤、艮、巽四个方位。也就是常言的天、地、人、鬼四大门户所在。

乾位为西北,天门,有明天广场、仙乐斯、天安中心;巽位为东南,地户,有大世界;坤位为西南,人门,有上海电信大楼;艮位在东北,鬼门,有新世界、百货与世贸大厦;

天门宜高,地户宜低,明天广场是人广的建筑,亦是坐镇四门之首,守护天门。只有四门稳固,才能八方安定。如此看来,明天广场亦是有不小的降魔、护法之效,到也与传说有莫名相似之处。

当然,对于传说之类,多数都是八卦笑谈,切不可信之过深,从而被有心之人引入歧途……

Tags:
人民广场风水传说丨明天大厦降魔杵九龙柱下镇妖魔…

admin

Leave A Comment